盐城市水利网欢迎您!  今天是  
网站首页 水利概况 新闻中心 信息公开 公共服务 公众参与  
陆道如:早春二月访“外国”
发布时间2017-02-28  稿件来源  浏览次数:  [ ]
  2月16日早上,下起了蒙蒙细雨,说好了去看古黄河堆上的管道灌溉工程,我们一行人还是冒雨赶去了外口村。
  外口村是阜宁县羊寨镇的一个边远小村,是全市最高的村,全村都在古黄河堆上,地面真高10米以上,比里下河平原要高出7、8米。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横亘着这样一条高堆和悬河,就是很出名的废黄河,叫得好听点叫古黄河,它是中国最南端的黄河。
  因为高,用水就困难,加之黄河堆沙土保水性差,因此,外口村十年十旱,基本属于“望天收”。“穷日饥,饿日吵”,村里很不太平,是远近闻名的上访村,“野”得出了名,大家便把“外口”称为“外国”了。我在县里任县委常委时,就曾结合羊寨,当然也“领教”了“外国”的厉害。
  老百姓的“闹”其根本原因还是“穷”。公元1194年黄河夺淮,流了近700年,便在淮河大地上留下了这条高出地面十多米的黄土大堆。这条土堆便构成了上自河南兰考、下自江苏响水的贫困带,在这条贫困带上的农民因“水”而贫。全国解放后,政府也曾想方设法试图解决废黄河堆上的用水难题,第一轮是打井,约在50年代,试图水浇地,但有点杯水车薪的味道,加之口井又没电,基本流产。第二轮准备提水灌溉,但黄河堆上长期长小麦、山芋等旱谷作物,高一点的输水成本根本吃不消。第三轮便是修防渗渠,亦因堆顶高低不平,效果不好。此间也曾试着栽果树,也不是很好。废黄河的“水”一直末根本解决,则“穷”也一直不离身。
  时间回到2015年,盐城市新来的王荣平市长驻村调研,来到了黄河推上的阜宁县果林村,也就是外口的隔壁,驻了三天,看到的、听到的都是“水、水、水”。
  此后便有了“桃花源生态经济区”的规划。这个规划是系统治理,应该有三个要点,一是经济结构全面调整,从长麦子、山芋全部改种“林果花草”经济作物;二是水利等牵头,彻底解决水的问题,经反复调研论证,现实施的是提水并管道输水计划。三是以行政推动市场化运作。农民的土地流转给经济区管委会,再招标出让给大公司经营。
  这不,外口村的灌溉电站和管道基本到位,我们便来作些跟踪研讨。
  中午,天放晴了。我们来到了外口村堆边上的王山电站,是专为外口村土地服务的。
  这个电站有两台泵,不大,两个流量,为外口村600亩土地作管道送水灌溉。
  我关心运行模式。他们告诉我成立了用水协会,非盈利性的。将来是计量收费,水费的构成是“提水成本+人员工资+维修费用”,由物价局核定并由镇政府监管。应该不错。
  “走,上堆看看”。来到了外口村。大片大片的沙土地上,有许多台拖拉机在忙碌着,也有不少人在干活着。
  早春的季节里看到了“春耕”的热闹。
  我们找来了村支书,一见面,不用介绍,他便认识我“陆常委”,我们急切的交谈起来。
  外口村有1843人,土地2202亩,除去宅基地外,2100多亩土地全部“流转”了,目前一位张姓老板中标经营850亩,主要长黄桃、梨和猕猴桃等;还有1300亩是姓陈的老板中标的,栽植药用银杏。用水的支管道已铺到田头啦。
  “土地流转了,老百姓,愿意吗?”
  “90%很愿意,年收益每亩500斤水稻,以国家挂牌价计价;保底价是775元/亩。一开始有部分农民顾虑多,经过工作也都同意了。”
  “用水有保障吗?”
  “这次,算是彻底解决水难题了。”
  “用工多吗?”
  “目前张老板用了24个人;陈老板刚开始也用了几个人,每人每天70元,大家高兴的不得了”。
  村支书高翠松如数家珍。因为是刚从田里解决问题跑过来的,敞开胸怀,一片“热气腾腾”的样子,在这45岁的年轻书记身,我看到了外口的未来。
  到最后,高书记告诉我:我就是当年上访时和你对话的那个“代课老师”。
  我依稀的记得当年接访时,是个很会说话的村代课教师。
  哈哈,“穷”把小青年逼成了上访户,“干”又使上访户变成了村支书。
  我沿着黄河堆向南跑,又来了阜宁县的最南端长北村。
  天渐渐地下起了“团雾”。
  “雾”使眼前的一切模糊起来,而黄河堆用水的难题,我心里倒清晰起来。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  闭】
盐城市水利局版权所有  苏ICP备05082358号
盐城市水利局办公室主办  技术支持:南京南大尚诚软件科技有限公司
地址:毓龙东路27号  邮编:224002  电话:0515-88334979